為什麼有些女孩長大后和媽媽不親了?可能錯過了這三個階段

Wendy媽 2022/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幾天,在廣州工作的表姐陪女兒回老家過暑假,我帶著女兒去探望她們。

表姐的女兒優優馬上要升初三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懂事有禮,活脫脫一位小淑女的模樣。

看著自家這位走路都帶風的女子,我向表姐投去無比羨慕的目光,迫不及待地向她討教育女秘方。

意外的是,表姐并沒有面露喜色,而是趁著兩個孩子去里屋玩時,艱難地開口:

「今天是你們來,她跟我說話多了,平時一個月跟我說的話都超不過10句。

真想念她小時候粘著我的樣子,現在她大了,心也離我遠了,想抓都抓不到。

都怪我當初送她去住校時沒有跟她商量,更沒想過她的感受。」

說到動情處,表姐紅了眼圈。

其實,女孩生來和媽媽有一種很強的依戀感,如果隨著女孩長大,母女關系由親密變得疏離,多半是養育出現問題。

特別是在女孩的童年期、少年期、青春期這三個關鍵期,

養育出現偏差,會對母女關系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0—6歲

無條件的愛和陪伴,是女孩童年幸福的底色

還記得兩年前,因為報考北大考古專業,而引發4億人討論的留守兒童鐘芳蓉嗎?

在她8個月大的時候,媽媽跟隨爸爸外出打工,她只能留在老家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

她對媽媽的印象很淡,感覺媽媽就像一個摸不著的影子。

每到過年,媽媽會帶著大包小包回到家鄉看她,包里全是給她帶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

她也盼望著媽媽回家,可真正看到媽媽時,卻始終不能將「媽媽」喊出口。

她說: 「因為很久不叫,只有一年見一次,感覺有點不熟。」

她懂得媽媽不得不離開的苦衷,也理解媽媽外出工作的不易,

可是正常母女之間那份親密的舉止,不曾出現在她身上。

因此, 遇到困難,她第一個想到的人從來不是媽媽,而是同學。

如果有的事不便和同學講,她就寫到日記里。

她與媽媽的疏離感是真實存在的,也是揮之不去的。

媽媽對女兒幼時陪伴的缺失,鋪就了女孩孤獨、單調的童年底色。

作家池莉曾在《來吧,孩子》一書中寫道:

「我發現從古至今,孩子都是一樣的,家長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現在太多的父母只愿在孩子身上花錢,不愿意花時間、精力和心思。」

此話比較尖銳,也一針見血。

在女孩童年的情感需求上,沒有人可以取代媽媽。

但有些媽媽可以為了女兒付出生命,卻不肯為女兒付出時間和心思。

媽媽在女孩童年時期多一些陪伴和關愛,才能讓她建立正常的依戀關系,從而獲得安全感,擁有感知幸福的能力。

因此,媽媽最好要親自撫養女兒,如果不可避免要經常與女兒分離,也一定要想辦法盡量減輕和降低女兒的失落感。

例如, 經常和女兒打電話或視訊聊天,多多溝通彼此的近況和想法,并定期看望她,讓女兒實實在在感受到媽媽在時刻關注和愛著她。

7—12歲

理解和支持,是穩固少年期母女關系的潤滑劑

文章開頭提到的,優優對表姐的態度由親密轉為冷淡,不是沒有來由的。

原來,在優優上五年級時,隨著職級的上升,表姐的工作越來越忙,經常加班到凌晨。表姐夫的工作本來就是一年有10個月在外出差。

看著優優的學習成績有些下滑,表姐憂心忡忡,便和表姐夫商量選一所好的私立學校,讓女兒上國中時去住校。

優優反抗劇烈,表姐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沒有效果。

表姐怒火中燒,丟下一句: 「這個學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沒得商量。」

開學報道的那一天,優優被表姐推著出了門,塞進車里。

一路上優優一句話也沒有,只是默默流淚,最后,萬般不情愿地走進新學校。

看著女兒落寞的背影,表姐安慰自己,孩子現在不理解不要緊,都是為了她好,長大了她會感謝我的。

表姐隔三岔五向班主任老師了解優優的學習和生活情況,好在一切正常。

每逢節假日,表姐都變著花樣做一些優優喜歡吃的飯菜,給她買禮物,小心翼翼地問著她在學校的事。

而優優卻不再像以前那樣和表姐無話不談,不時做出親昵狀了,更多的時候,她以學習為由待在自己的房間里。

心理學家認為,反抗心理是少年期兒童普遍存在的一種心理特征,它表現為對一切外在強加的力量和父母的控制予以排斥的意識和行為傾向。

女孩的性情看似柔軟溫順,其實少年期她們的反抗精神一點兒不比男孩弱,尤其面臨父母的不公對待。

此時的媽媽如果一味地將女兒置于「孩子」的地位,而予以保護、支配和控制,忽視女兒的獨立性與自主性,會引發女兒有聲或無聲的反抗,使母女間的矛盾變得尖銳、不可協調。

因此,面對少年期的女孩,媽媽在做決定時需要和女孩商量,并且理解和支持女孩的一些行為和做法。

13—18歲

尊重和放手,是解鎖青春期母女關系的密鑰

心理學家阿德勒說:

「母愛的真正本質在于關心孩子的成長,這也就意味著關心母親和孩子的距離。」

青春期的女孩,身體發育逐漸成熟,思維和認知水平也逐漸提高,迫切地想從媽媽無微不至的庇佑下走出。

如果媽媽沒有意識到這種分離的必然性,隨心所欲地干涉女兒的學習和生活,母女之間的大戰便不可避免。

主持人王芳曾經采訪過一對母女,媽媽控訴14歲的女兒早戀、有網癮、和父母頂嘴,甚至動手打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問題孩子。

女孩只顧把玩手中的頭繩,回答王芳的問題只用搖頭、點頭,面無表情。

王芳試探著和她互動了半個小時,才打破了她的戒備心。

原來,女孩媽媽一直想出人頭地,可是人生的不順讓她沒有實現,她就一股腦把愿望都寄托在女兒身上。

女兒有一丁點兒讓她不滿意,她就非打即罵。

一次,女孩因為和同學聊天,到家比平時晚了半個小時。媽媽瘋了一樣拿拖鞋抽她,直到把她打得嘴巴、鼻子都流出血。

女孩憤憤不平地說:「我現在就是報復她,她折磨我14年,我就報復她4年,然后我18歲了,我們兩不相欠。」

聽了女兒的話,媽媽十分震驚。

原來,所有對女兒沒有尊重的嚴格要求、擔驚受怕,都不是真正的愛,是真實的傷害,是她自己親手把女兒越推越遠的。

心理學上,有一個經典的圖示。

從一升一降兩條曲線能明顯看出,

一個孩子與父母的交往隨年齡的增長而下降,與同齡伙伴的交往隨年齡的增長而快速上升。

因此,媽媽在教育女兒的路上,要給女兒更多的尊重和放手,讓母女關系更加和諧融洽。

媽媽要想和女兒的關系親密如初,不妨在女兒的童年期給予無條件的愛和陪伴,在少年期多些理解和支持,在青春期不吝尊重和放手。

愿所有的母女,都是親密的朋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