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億年前,有種能夠上岸「走路」的魚,逃過4次大滅絕存活至今

网瘾少女 2022/01/13 檢舉 我要評論

英國生物學家湯瑪斯·亨利·赫胥黎曾在《天演論》中曾提到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觀點。

在赫胥黎看來,自然界中的任何一種生物,都必須要有足夠的適應能力去適應自然界的變化。否則在生存危機來臨時,必然會被自然界所淘汰。

從生物演變的歷史來看,這種觀點已經充分證明了它的科學性與合理性。為了生存,許許多多的生物也都 主動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可即便如此, 依舊有不少生物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生物一邊進化一邊滅亡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3億年前有種會「走路」的魚,卻連續四次巧妙地躲過了地球生物大滅絕。 儘管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時至今日,這種生物依舊在地球上生存著。

腔棘魚

這種生物便是腔棘魚,屬于 肉鰭魚綱中的腔棘魚目

腔棘魚

在最開始的研究之中,科學家們猜測, 至少在6500萬年前的白堊紀,腔棘魚就已經徹底在地球上滅絕。然而1938年南非村莊中一種名叫 矛尾魚的意外出現,卻徹底改變了這種觀點。

腔棘魚

從外表上來看,腔棘魚除去魚鰭呈現肢體狀態之外,和其他魚類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只不過相比于絕大多數化石種,腔棘魚的體重更重、身體粘液也更多。

而作為目前世界上人類已知的最古老魚類,腔棘魚之所以在之前一直沒有被人類發現,主要原因就在于它們生活的環境離人類世界實在 太過遙遠

在距離海面11000米的海底深處,腔棘魚正在不停地遊動。對于腔棘魚而言,這個區域的海水壓力完全無法對它們造成任何壓力。可對于人類而言,這個區域卻是 絕對的生命禁區

人們很難想象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腔棘魚究竟是如何生存下來的。可科學家們經過研究以後發現,或許正是因為如此 強悍的適應能力,腔棘魚才能夠 連續四次在生物大滅絕事件中成功逃脫,並穿越千萬年的時光 重新出現在人類眼前。

腔棘魚內部結構

不僅如此,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 三億年前,腔棘魚的形態和現如今還大有不同。在那個年代,腔棘魚的肢狀魚鰭甚至能夠幫助它們在陸地上活動。而有關腔棘魚的整個逃生經歷,一切還要從地質時代的第四個紀—— 泥盆紀開始說起。

魚類時代

了解地球發展的人都知道,早期的地球環境根本無法讓任何生物生存, 略顯瘋狂的地質運動,更是讓生命組成的許多必要物質完全無法出現在地球上。一直到許久的時間推移之後, 最原始的細胞生物才終于有機會在地球停留。

自然界的地質運動

在這之後,地球環境再次經過億萬年的演變,原本的單細胞生物也逐漸開始朝著多細胞生物發展,生命的種子終于在地球上生根發芽。 等到了泥盆紀時期,海洋成為地球的主要組成部分。而在這個過程之中, 隨著海洋的不斷運動,一部分陸地也終于出現在海洋之中,成為了地表上相對比較突兀的 「島嶼」。

只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地球主宰其實還在魚類手中。古生物學家們在研究這段時間的地球歷史時,也同樣習慣將這個時代稱之為 魚類時代。作為挺過四次生物大滅絕的主人公,腔棘魚也正是從此刻開始展現出 強悍的生存能力

事實上,即便在生物大滅絕事件沒有來臨的時候,腔棘魚的生存能力也值得人們敬佩。要知道在那個年代,由 于魚類數量的劇增,各類魚群在海洋中的生存壓力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大。

而到了泥盆紀末期,地球上的火山再次引來活躍期以後,火山運動噴湧出的岩漿便是地球對那個時代所有生物的一次考驗。 在大量岩漿迸發之後,空氣中的二氧化硫以及二氧化碳等氣體劇烈增加,海洋環境也受到嚴重影響。

可誰也沒有想到,就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變化中,在那個時候並不起眼的腔棘魚卻以最強悍的姿態生存得下來,挺到了下一個紀元。至此 ,腔棘魚正式度過第一次生物大滅絕的難關,也即將迎來第二次生物大滅絕挑戰。

腔棘魚的成長過程

出水呼吸

當火山運動逐漸歸為平靜之後,因為火山噴發而形成的大量二氧化碳便成了植物最好的營養成分。只不過在那個時候, 植物雖然能夠迅速成長繁殖,但對自然界許多物質的分解能力卻並沒有發展到現如今這個階段。

正因如此,不少植物無法吸收的一些 化合物就會隨著雨水流動進入海洋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海洋中重新佈滿大量魚類,且 海水富營養化以後,水體氧氣就成了地球對海洋魚類的第二個考驗。

水體富營養化

了解水體缺氧的人都知道,魚類在這種環境中根本無法生存,最終的歸宿也必然是 窒息而亡。可腔棘魚在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卻並沒有選擇輕易的妥協。

當絕大多數魚類都因缺氧而亡時, 腔棘魚卻憑藉魚鰾內豐富的毛細血管做到了「出水呼吸」,直接分解空氣中的氧氣。通過這樣的方式,腔棘魚再一次度過難關。

魚類體內魚鰾的位置

只不過 相比于第一次依靠純粹的「身體素質」度過難關,其實腔棘魚第二次度過難關多少有些運氣的成分在裡面。要知道魚類即便能夠做到出水呼吸,對空氣中的含氧量也同樣會有一定的要求。

而在那個植物瘋長的年代, 植物通過光合作用釋放的氧氣剛好滿足腔棘魚對氧氣的需求。正因如此,腔棘魚才能有幸見證二疊紀的歷史。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即便真的是運氣使然,那也是其他生物只能羡慕的運氣。

上岸覓食

在發展到二疊紀時期以後,地球陸地已經發展得比較成熟,相比于其他海洋生物而言, 腔棘魚本就比較粗壯發達的肢狀魚鰭也就讓它們多出了另外一種可能性——上岸捕食。

古生物學家們研究發現,儘管就現如今發現的二疊紀腔棘魚化石來看 ,這種魚類的魚鰭還沒有完全進化為四肢,但其實已經擁有讓它們在淤泥上緩慢爬行的能力。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種魚類就 曾在岸上「走路」捕食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之後,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腔棘魚開始出現了不同的進化方向。選擇上岸捕食的腔棘魚,在脫離海洋以後,已經完全適應了陸地的生活。 像我們如今在陸地上看到的許多脊椎動物,其祖先或許都和腔棘魚有一定的聯繫。

而選擇繼續在海洋中生活的魚群,則堅持在海洋發展的原則,儘管表面上和之前沒有任何變化, 但其生存能力卻早已在經年累月的鍛煉下,遠遠強于其他生物

到了距今大約2.5億年前左右, 第三次生物滅絕災難正式來臨。如果通過電腦類比的方式重現這場災難就會發現,此次災難的降臨形式, 似乎與第一次生物大滅絕十分相似。可事實上,在這一次生物大滅絕之中,除去空氣再次受到嚴重污染之外,空氣中夾雜的 大量毒性同樣對生物生存形成了嚴重影響。

只可惜對于已經「升級」到一定層次的腔棘魚來說,這種級別的災難依舊沒能對它們造成太大威脅。尤其是當其中一部分腔棘魚通過 不斷降低自己的生存深度完美避開災難威脅以後,腔棘魚族群再次得以延續

淘汰恐龍

在連續經歷了三次生物大滅絕的災難以後,原本已經上岸的許多脊椎動物再次回到海洋之中, 地球生命再次迎來了短暫的「魚類時代」。然而陸地的存在,必定意味著生命遷徙的方向會發生改變。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魚類再一次向陸地走去。

也正因如此,恐龍逐漸成為了陸地霸主,而 海洋中的許多肉鰭魚,則對腔棘魚形成了新的威脅。只可惜相比于已經在地球上生存了不知道多少時代的腔棘魚而言,這些新興的獵食者雖然 身體素質強悍,但 依舊沒能對腔棘魚構成多少威脅

等到了三疊紀末期,也就是大約六千五百萬年前,一顆隕石的到來,再一次對地球所有生命進行了一次「突擊測驗」。即便是對地球演變過程不太了解的人也知道,因為隕石撞擊的影響, 恐龍徹底在地球上滅絕

在很多人看來,恐龍之所以會滅絕,主要原因就在于體型絕大,且在環境受到嚴重破壞以後,無法獲得充足的食物。 可事實上,由于隕石撞擊以後所造成的各種自然災害,才是真正讓包括恐龍在內的大多數生物滅亡的原因。

活化石

事實上,在第四次生物大滅絕事件過後,許多古生物學家們都認為腔棘魚和恐龍一樣,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 畢竟相比于前面幾次災難,第四次生物滅絕災難的威力和影響不知道增強了多少倍。

然而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 1938年的一天,南非東倫敦附近的海面上,一艘拖網漁船卻捕獲到一條十分奇特的魚。相比于平常所見的大多數魚類,這種魚擁有兩隻十分肥大粗壯的魚翅。 從外表上來看,簡直就像是陸生動物的四肢一樣。

只可惜對于當地漁民而言,這種外表特殊的魚,並不具備任何科研價值,唯一能夠研究的便是其肉質口感究竟會是什麼樣子的。好在就在此時, 在東倫敦博物館工作的拉迪瑪女士正巧看到了這條魚

對于拉迪瑪女士而言,港口中所有的魚類原本都應該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可當看到這種擁有特殊外表形態的魚類時,拉迪瑪竟 一時感到迷茫

屬于腔棘魚目的魚

為了解決自己的困惑,拉迪瑪特意將這只魚畫下來請教南非著名魚類學家的史密斯教授。經過觀察之後, 史密斯教授斷定這是已經「被滅絕」了的腔棘魚

只可惜等到史密斯教授趕往南非東倫敦一帶時,卻發現這只魚已經被當地漁民肢解。不過此次發現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意義,在了解到腔棘魚依舊存活的可能性以後, 史密斯教授向所有漁民懸賞100英鎊專門尋找腔棘魚

經過多年的苦苦追尋,史密斯教授最終 再次收到腔棘魚的資訊。通過對腔棘魚的觀察,這種魚類頑強的生命力也終于展現在世人眼前。 自此以後,腔棘魚正式被稱之為「恐龍時代的活化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