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女子歸家後,丈夫遞來茶水,阿婆:別喝,他不是你丈夫

小酱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古時候在建昌府南城縣,有一對夫妻。男子叫劉金貴,女子叫馬翠花,夫妻二人靠種菜賣菜為生。夫妻倆非常恩愛,馬翠花是女子不適合抛頭露面,所以負責在家種菜。劉金貴則負責擔菜到縣城裡賣,掙到的錢都交給馬翠花收好。

馬翠花心地善良幹活勤快,菜地裡的菜收成好。她會拿一些給村子裡的老人,在村子裡人緣非常好。一天,天邊剛露出魚肚白,夫妻倆就到菜地裡摘菜。菜摘好後,劉金貴就要把菜擔到縣城去賣。馬翠花遞給丈夫幾個燒餅,叮囑道:「餓了記得要吃東西,別只顧著做買賣。」

劉金貴笑著說道:「娘子放心,我一定注意保護好身體,我們要白頭偕老。」說完向馬翠花擺擺手,就擔菜往縣城去了。馬翠花則到河邊挑水,要給另一片菜地澆水。中午馬翠花回家吃過飯後,又到菜地裡忙活,一直忙到傍晚天色微暗。

她這才收拾工具,往家裡走。當她走到李阿婆家門口時,正看到李阿婆坐在門口。就熱情地打招呼道:「李阿婆,吃過飯沒?」李阿婆笑呵呵回道:「剛剛吃過了。翠花呀,你怎麼每天都幹活這麼晚?幹活要張弛有度,別太累著了。」

馬翠花說道:「沒事我不累,太陽也才剛落山。」李阿婆問道:「翠花,我昨天托金貴回來時順便給我買一包茶葉,買回來沒有呀?」馬翠花回道:「已經買回來了,就在我家裡。今天忙著幹活,忘記給您拿過來了。我現在就回去,給您拿過來。」

李阿婆說道:「不用麻煩你又跑一趟了,我剛吃飽飯正好散散步,我去你家拿吧。」兩人結伴同行,朝劉家走去。馬翠花回到家門口時,看到大門敞開,屋子裡有亮光。嘀咕道:「今天相公怎麼回來得這麼早,往常不是都得月亮高掛才回來的嗎?」

村子與縣城距離有些遠,以前劉金貴都是天色完全暗了才能趕回來的。今天這麼早回來,令馬翠花感到好奇。馬翠花進屋後,正看到相公劉金貴在桌旁坐著品茶。問道:「相公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

劉金貴說道:「今天生意好,碰上了一個大主顧,把菜都買走了,所以今天才能早點收攤回來。」說完他倒了一杯茶,遞給馬翠花說道:「娘子辛苦一天了,先喝杯茶解解渴。」馬翠花接過茶水後,正要喝一口茶。

李阿婆趕忙阻止,把翠花拉到一旁。說道:「別喝,他不是你相公劉金貴。」說完把茶杯奪了過來,摔到地上。馬翠花被這一幕驚到了,問道:「李阿婆你這是幹什麼?怎麼淨說胡話?他明明就是我相公劉金貴呀。」

劉金貴見狀也怒道:「李阿婆,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不是劉金貴,還能是誰?」李阿婆沒搭理他,而是掏出一把大蒜,朝劉金貴擲去。大蒜砸中了劉金貴,奇怪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劉金貴身上竟然冒出縷縷黑氣,眼睛變紅嘴唇發黑臉色蒼白,露出猙獰的面容。

馬翠花被這一幕嚇了一跳,連忙躲到了李阿婆身後。原來李阿婆年輕的時候,曾經跟一位雲遊的道姑學過道法。她一踏進劉家看到劉金貴,就隱隱感到劉金貴身上散發著煞氣。加之劉金貴給馬金花遞茶時,眼裡露出惡毒之色,雖然一閃而過,被他掩蓋過去了,但卻逃不過李阿婆的眼睛。

于是李阿婆肯定,眼前的這個劉金貴有問題,所以她阻止了馬翠花喝茶。李阿婆大喝道:「何方魑魅魍魎,竟敢侵入劉金貴的身體作惡?」對方不再偽裝聲音,說道:「好你個李阿婆,沒想到你還有這等手段。我還以為你是個普通的老太婆呢,不過今天的事我勸你莫要插手,這是我與馬翠花的恩怨。」

馬翠花一聽這聲音,立馬驚呼道:「你是隔壁村的黃大高,你不是被斬首了嗎?」黃大高說道:「這不都是拜你所賜嗎?所以我今天特來找你算帳。」原來十天前,馬翠花在菜地裡幹活。突然感到尿急,于是就到小樹林裡小解。

正巧看到隔壁村的無賴黃大高,拖著一名女子進小樹林。黃大高想要玷污女子,女子拼命反抗。被黃大高踢了一腳,女子向後摔倒,頭撞到了石頭離世了。馬翠花躲在草叢中,非常害怕不敢妄動。她如果被發現,肯定會被黃大高給害了。

幸好馬翠花沒有被發現,她等黃大高離開後。立刻跑到縣衙報案,舉報黃大高害了女子。捕快經過調查取證後,確定女子就是被黃大高害的,就把黃大高抓捕歸案。正值秋天,縣令把黃大高押到菜市口斬首示眾。

黃大高到最後都不知錯,認為是馬翠花害了自己。所以今天劉金貴擔菜路過小樹林時,他侵入了劉金貴的身體。黃大高喝道:「馬翠花,你拿命來。李阿婆,這件事與你無關莫要插手,要不然我連你一起收拾。」

李阿婆說道:「黃大高,你是自作孽罪有應得。馬翠花是善良之人,只要有我在,絕不讓你傷害她。」黃大高大怒道:「既然如此,我把你們倆一起收拾了。」說完就張牙舞爪地,向李阿婆馬翠花抓來。李阿婆冷笑道:「那你也莫要怪我不客氣了。」

黃大高朝李阿婆沖了過去。只見李阿婆淡定從容,她左手畫半圓右手畫半圓,面前立馬出現了一道太極八卦圖形的氣牆。黃大高撞到氣牆,就被氣牆阻攔住了寸步難進。他拼命地撞擊氣牆,想要突破這道氣牆。

李阿婆說道:「黃大高,你生前作惡多端。死後還不知悔改,還想著害人。無量天尊,天地已容不得你。」說完只見李阿婆,雙手相合如封似閉,朝黃大高打出了一道天地浩然正氣。黃大高被浩然正氣打中後摔倒在地,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黑氣也隨風飄散。

地上的劉金貴,眼睛嘴唇面色都恢復正常。翠花問道:「李阿婆,黃大高呢?」李阿婆回道:「他已經魂飛魄散了。」馬翠花聞言連忙撲向劉金貴,擔心地喊道:「相公,相公,你怎麼樣了?你快醒醒啊。」

李阿婆說道:「翠花,你不必擔心。你家金貴只是昏迷,過一會自然會醒來。」馬翠花聞言這才放下心,問道:「李阿婆,黃大高想害的是我,為什麼不直接侵入我的身體害我呢,反而侵入我相公的身體?」

李阿婆說道:「翠花呀,你心地善良從沒做過虧心事,身上有浩然正氣護體百邪不侵。正所謂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就是這個道理。你的相公劉金貴肯定幹過虧心事,浩然正氣不足被魑魅魍魎趁虛而入。所以黃大高選擇侵入金貴的身體,然後通過金貴的身體加害你。

只要我們做人多行善事,養護浩然正氣,自然就不怕魑魅魍魎。」過了一會,劉金貴悠悠醒來。馬翠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劉金貴。問道:「相公,你到底幹過什麼虧心事?」劉金貴臉有些羞紅,回道:「我想多掙點錢,所以賣菜的時候經常缺斤少兩。」

馬翠花說道:「相公以後可千萬不能再幹這種事了,做買賣也要講良心,咱可不能掙這種黑心錢。」劉金貴重重的點點頭,表示以後絕不再幹這種昧良心的事。後來夫妻倆本本分分做人,平平安安過了一輩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