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丈夫掙錢回家,聽到敲門聲,妻子讓鄰居藏在櫃子裡

小酱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明代南直溧水縣,有一對夫妻,丈夫叫陳德,妻子叫林三娘。陳德相貌堂堂,林三娘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姿色絕倫。

不過,這對夫妻結婚半年了,也不想著經營生活,以至于坐吃山空,家道中落。

有一天,陳德跟三娘商量,自己要出去掙錢,又擔心三娘在家無人照顧。三娘則說自己可以紡紗織布,不用擔心,讓陳德安心出去做事。

于是,陳德外出,但本錢很少,又沒人幫襯,陳德只能東一榔頭,西一棒子,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因此日子不如意,過了一年也沒掙到錢,他也沒好意思回家,發誓一定要掙到錢再回去見妻子。

三娘在家,起初還能守得住寂寞,後面就跟左邊鄰居張奴開始來往,一來二去,兩人勾搭在了一起。

過了三年,陳德終于掙了三十多兩銀子,他收拾行李後回家。快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又下著小雨,陳德擔心遇到劫匪,就把錢放在離家十五裡的水心橋的第三個柱子的縫隙中。藏好錢後,他才回家。

到家後敲門,陳德讓三娘開門。三娘和張奴正在睡覺,一聽到敲門聲,嚇得趕緊讓張奴藏在櫃子裡。夫妻重聚,陳德吃了飯後,三娘問他掙了多少錢,陳德假意說沒掙到錢,想給三娘驚喜。三娘一聽,大罵陳德沒用,陳德只好實話實說,告訴三娘自己把錢放在了橋柱子裡,還說明早去取。

張奴在櫃子裡聽到了,等到天快亮,陳德和三娘熟睡後,他悄悄出來,跑到水心橋下,把銀子拿走了。

陳德和三娘睡得熟,當晚又颳風下雨,所以他沒聽到家中有動靜,更沒想到錢會被偷。早上起來,陳德去橋下拿錢時,找不到了,三娘覺得他騙了自己,于是又罵了陳德一頓。陳德實在沒辦法,就寫了狀子,說自己銀子被人偷了,希望縣令大人能查明。

吳縣令看了後,問了陳德家中情況,得知他沒有兄弟,家中只有妻子一人時,就懷疑他妻子有相好。

于是,縣令把三娘傳到公堂,質問她陳德外出時,她在家如何生活。三娘說自己靠紡紗掙錢,每天少則五厘,多則七八厘。吳縣令大怒,說:你別說五厘,就是八厘也不夠生活,看你穿著光鮮,面容姣好,不像是過苦日子的人,老實交代,是不是有別的男人?

三娘自然不認,吳縣令讓人用刑,用拶子夾手指,但三娘咬死不說。陳德捨不得妻子受苦,趕緊跪下磕頭,表示自己不要銀子了,希望縣令老爺不要對三娘用刑。吳縣令冷笑,說:你妻子有別的老公了,你還護著她?陳德不知道好賴話,說三娘只有一個老公,就是自己。

吳縣令一聽,知道這樣查不是辦法,于是順勢罵陳德戲弄長官,把他關在監獄,讓三娘回家了,還揚言這個案子結束了,要把陳德關一輩子。

三娘回去後,吳縣令叫來心腹王進說:陳德不在家好幾年,林三娘應該有男人了,現在陳德被關押,三娘回家了,他那個男人肯定去看她。你可以假扮乞丐,在林三娘家附近打探消息,有線索的話及時告知,重重有賞。

王進喬裝打扮,把自己弄成了乞丐。第二天天快黑時,他慢慢摸到了三娘家,于是就在門口裝瘋賣傻。

三娘回到家後,張奴果然去看望她,見陳德不在,就到了三娘臥室。張奴看三娘手流血,說吳老爺太厲害,把自己小娘子手都夾了,一定很疼。三娘生氣,說:做官的他哪會管你疼不疼,只是我家那短命的,沒掙到錢還連累我。

張奴又說:陳德現在被關押獄中,聽吳老爺說,他要把陳德關到死為止。小娘子,你不給你的夫君送點米和錢,救一救他嗎?三娘恨恨地說:我恨不得他現在就死,救他個屁!張奴很高興,笑著說:娘子如此,那我們就可以做長久夫妻了!三娘也笑著說:只要你有銀子,咱們就做長久夫妻!

聽到這裡,張奴笑了,說: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們聊天,我聽陳德說了銀子藏在橋柱子下,于是趁你們睡熟後,去橋柱下把銀子拿走了。幸喜那天風大雨大,拿了銀子後,足跡也被雨水沖洗了,因此橋邊沒有任何腳印。如此萬幸,這真是天助我也!

三娘一聽,這才明白原來陳德真的掙了錢,不過她想不到同情陳德,聽了張奴又得了幾十兩銀子,早已經心花怒放,和張奴嬉笑調情了。

王進早已經潛入到了院子裡,貼近窗戶聽他們說話,所以張奴和林三娘的對話,他全聽到了。

此時,王進拿出腰間的繩子,進了屋裡就要綁著張奴。張奴大怒,說:我白天看你,以為你就是個聾啞乞丐,怎麼現在進屋不算,還要綁我?你這不是強盜嗎?說完,一拳打了過來。王進躲過,一下把張奴摔倒在地上,三兩下就捆住了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