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男子夜宿破廟,遇到一個矮老頭,老頭:回家後莫喝茶

小酱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古時候在馬湖府屏山縣,有一商人叫胡大富。他本是在大戶人家的少爺,但是後來家道中落,他只能外出做點小買賣掙錢養家。他的妻子早亡,如今是父子倆一起生活。每個父母都望子成龍,希望兒子將來有成就,胡大富也不例外。

胡大富對兒子期望很高,他希望兒子以後能考取功名光耀胡家門楣,所以他扮演了一個嚴父的角色。在兒子面前他很少笑,總板著一張臉。兒子讀書讀得好他也不誇,還說兒子讀得不好,讓他繼續努力,所以他兒子胡言吾不敢跟他親近。

胡大富是一個很和善的人,他跟周圍的人相處都是和和氣氣的。他之所以在兒子面前表現得很嚴肅,因為他聽過一句話,那就是慈母多敗兒,所以他認為嚴父當能出孝子,于是他就對兒子管得很嚴。他每次出門做買賣,都給兒子安排了很多課業。

要背多少本書,要抄多少書等等。要是兒子完成不了要求,他便會用戒尺打手板。一天,胡大富要出門做買賣。這一去要五六天時間,臨走前給兒子安排了很多課業。安排好了家裡的事,他就去外地做買賣了。他這次去外地做買賣非常順利,5天時間做了好幾筆買賣,賺了不少錢。

胡大富掛念家裡的兒子,做完買賣後就匆忙朝家趕。傍晚時分他路過一個鎮子,本來應該在那裡住宿一宿的。但他希望早點看到兒子,于是選擇了趕夜路。剛開始還能趁著有月光繼續趕路,後來烏雲遮住了月亮,看樣子像是要下雨。

他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破廟,就加快腳步朝破廟走去,打算在那裡過一宿。剛走進破廟,天空就下起了豆大的雨水。他在破廟生起了一堆火,拿出乾糧就吃了起來。他比較好酒身上還帶了一個酒葫蘆,吃了幾口乾糧,拿出酒葫蘆抿了一口酒。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好香的酒啊」。突如其來的聲音把胡大富嚇了一跳,他四處張望也沒發現人。胡大富喊道:「何人在此,為何不現身?」話音剛落,從供桌底下鑽出了一個矮老頭。只見這個矮老頭,個子只到胡大富的腰間,鶴髮童顏看不出年齡到底多大了。

矮老頭說道:「你不必緊張,我不是壞人。我本來在供桌底下睡得好好的,但是被你的酒香給弄醒了。我已經很久沒喝過酒了,你能不能給我點讓我嘗嘗。」胡大富為人本就和善,見這矮老頭確實也不像壞人,就把酒葫蘆遞給矮老頭。

矮老頭接過後,直接用嘴咕嚕咕嚕喝起來。矮老頭喝了幾口,問道:「酒你還要不要,不要我可就喝完去了。」胡大富見那葫蘆口沾滿了口水,搖搖頭說道:「我這裡還帶了水,這一葫蘆酒就送給你了。」矮老頭說道:「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氣了。」說完慢悠悠地喝起了酒。

胡大富吃了乾糧後,就靠著一根柱子閉目休息了。天空剛露出魚肚白,胡大富就醒了。他檢查了一下行李,見東西都在。他向矮老頭說了聲告辭,就準備趕路回家。矮老頭在他身上拍了幾下,說道:「我喝了你的一葫蘆酒,送你一句話。回家後莫要喝茶,切記切記。」

胡大富覺得矮老頭稀奇古怪的,根本就沒把他的話放在心裡。他快回到家時,在一個糕點鋪買了兒子最喜歡吃的桂花糕。傍晚時,胡大富終于趕到了家。兒子胡言吾早就做好了飯菜,父子倆在一起吃了一頓飯。吃過飯後,胡言吾遞了一杯茶給他。

胡大富接過茶喝了兩口,問道:「讓你做的課業,都做完了嗎?」胡言吾冷冷回道:「都已經做好了。」突然胡大富感到肚子疼,從椅子上摔了下來。問道:「兒呀,你在茶裡下了什麼?」胡言吾冷聲道:「下了藥。」

胡大富不敢相信,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可是你父親啊。」胡言吾說道:「為什麼,因為你害了我母親,我要為母親報仇。」胡大富說道:「兒呀,我沒害你母親啊。」

胡言吾說道:「在我8歲那年,就在我家原來的花園裡。我親眼看到的,你還不承認嗎?」胡大富說道:「兒呀,你看錯了,你只看到了一半。你娘當時想要自裁,我伸手想阻攔她。

可是最終還是沒能阻攔得了她,你娘她還是自盡了。」胡言吾喊道:「你胡說,我娘好好的為何要自盡?」胡大富說道:「哎,這事情說來話長。你娘本是一個女賊,她雖然是劫富濟貧,但終究是違了法。後來我跟你母親一見鍾情,成親之後有了你。

你母親成親後,答應我再也不做女賊了,我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可是有一年,她遇到了她的師兄秦亞心。秦亞心知道她嫁入了大戶人家,就要脅她給銀子。你娘要是不給銀子他,他就到衙門告發你娘。

無奈我們只能給他銀子,可誰知道他非常貪婪。要了一次銀子,過段時間又來要一次銀子,所以我們家因此家道中落。你娘覺得對不起我,也不想再被要脅,她選擇了自盡。我當時想阻攔她,可是晚了一步。

我後來跟官府舉報了秦亞心這個飛賊,官府將他抓入了大牢,沒過幾年他就病死在了大牢。我以前不想告訴你,是不想破壞你母親在你心中的形象。你也不想想,如果是我殺害了你的母親,官府為何不抓我?

因為你母親臨死前,親筆寫了一封遺書。那封遺書就放在我的枕頭裡,你不信可以去看。」胡言吾聞言大驚,他連忙去房間找枕頭取遺書。他看完母親親筆寫的遺書,終于明白了真相。他哭泣著跑到胡大富面前撲通跪下,抽泣道:「爹,我錯了,你感覺怎樣了。我背你去找大夫。」

胡大富有氣無力道:「沒用了,我感覺渾身無力了。兒呀,我的行李裡,有你最愛吃的桂花糕。你以後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胡言吾大哭道:「爹,你不能有事,你別說話,我要背你去找大夫。」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都叫你回家後別喝茶了,你偏不聽。還得我出手才行,喝了你一葫蘆酒要幹這麼多活,真是不值啊。」說話之人正是矮老頭,不知他何時出現。矮老頭右手亮出金光,在胡大富背後拍了一下。胡大富嘴裡噴出一口黑血,矮個子老頭又給他喂了一粒藥丸。

說道:「幸虧我先前封住了你的心經,沒有讓毒氣攻心,你現在已經沒事了。」胡大富感覺自己身體又有了力氣,站起身給矮老頭作揖,說道:「多謝老人家救我一命。不知您到底是何人?」

矮老頭沒有說話,他轉了一個圈後身體亮出了金光,原來矮老頭居然是土地公公。胡大富父子倆忙下跪施禮。土地公對胡言吾,說道:「眼見不一定為實,耳聽不一定會虛。你啊差點釀出了大禍,人之所以有嘴不是光為了吃飯,也是為了可以溝通解決誤會。

你以後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不要藏在心裡。只有溝通才能避免誤會,才不會釀出大禍。」胡言吾說道:「我已經知錯了,多謝土地公公指點。」土地公對胡大富說道:「慈母多敗兒,嚴父未必出孝子。你以後做事要掌握分寸,凡事不能太過,過則適得其反。

你在兒子面前老闆著一張臉,你叫他如何敢跟你溝通。所以你以後對兒子,也應該像對其他人一樣和善。父子倆有商有量,其樂融融的過日子不好嗎?」胡大富說道:「多謝土地公公指點,我以後一定改過。」說完又向土地公公施禮,等他再起身時土地公公已經不見了。

後來,父子倆有商有量其樂融融地生活。八年後,胡言吾考上了功名,他非常的孝順,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