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10萬年前至少還有6種人類,為何最後,只剩下我們?

网瘾少女 2022/01/13 檢舉 我要評論

全世界的人類都是同一個物種—— 智人。我們也知道自己的進化歷程非常血腥,智人幹掉了同屬的好幾個人類物種,最終取得了今天的生態位。在10萬年前, 晚期智人走出非洲,開始了自己的稱霸之路。與此同時,這個時期的地球其實挺熱鬧的, 智人還有5個「兄弟」和自己共用。只不過很遺憾,這些「兄弟」們一個都沒有留下。

那個時候的人類都是動物,從動物的角度來說,不同物種之間就會存在競爭,尤其是當時這些人類, 都是食物鏈的頂端。我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只剩下智人這一支人屬物種, 不過以史為鑒,想想歷代地球霸主是怎麼對待別族的,也能大知一二。

孤獨的智人

如果說現在的智人最渴望什麼?是另一種文明!于是瘋狂地想要探索宇宙。對于宇宙來說,人類「又菜又愛玩」,發射了一大推探測器,結果自己所在的太陽系都沒有飛出去。 人類假想的外星人總是高我們好幾個度的文明,恐怕來自與我們這幾萬年獨孤求敗的心。

我們也是動物,按照生物學分類, 我們是哺乳綱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種,人屬下面沒有其他物種。當然人類不是唯一一種霸佔一個屬的生物, 自然界還有自己霸佔一個科的,比如非洲的蛇鷲、我國的白鱀豚,再過分一點還有一個物種霸佔一個目的,如非洲的土豚。

這麼一看好像智人不算太孤獨的物種, 可偏偏智人是群居動物,天生愛熱鬧,沒個同屬兄弟姐妹來分享今天的喜悅,想想還是有點失落。

這邊失落,但也並不妨礙我們當初對其痛下殺手,如果我們非要找點親戚, 可以找非洲的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它們與我們的 基因相似度在98%,再遠一點的還有大猩猩和紅毛猩猩, 它們的相似度在大約96%。這四種動物和我們一起構成了人科。

同犬科貓科的興盛不一樣, 人科可以用凋敝來形容,一共就4個屬8個種,除了智人全部都是保護動物。人類現在已經無心去和自己的遠親們廝殺了,它們的瀕危主要是人類破壞了森林,好吧,還是智人的鍋。

其實看靈長類的腳就可以看出, 它們是典型的樹棲動物,手臂長,腳掌長得跟手掌一樣,用于抓握樹枝。唯獨人類, 進化為平底腳掌,用于走路和奔跑,其實人類下地,還要從3000萬年前隆起的 青藏高原說起。

被迫下地

3000萬年前的非洲,樹木茂密, 生活著眾多的靈長類,它們在樹林間穿梭,以樹上的水果為食,偶爾會吃點昆蟲或者其他小型動物。為了能更好地分辨果實的成熟度, 靈長類進化出了三色視覺,這在普遍視力都不好的哺乳動物中,是獨樹一幟的存在。一支沒有尾巴、四肢修長的靈長類非常適應這樣的林間生活,它們就是 猿類。只不過這些快樂的小精靈們還不知道,一場災難正在等待它們。

3000萬年前, 印度次大陸撞向了當時的亞歐大陸,劇烈的碰撞將亞歐大陸的直接拱了起來,這是地球有史以來增長速度最快的山脈,很快便在撞擊出升起了一座山峰,這就是未來的 喜馬拉雅山。不過彼時的它還是一座年輕的小山峰,是不是會阻擋來自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吹向印度洋。

喜馬拉雅山不停長高,到達印度洋的冷空氣越來越少,而當時的非洲東部受撞擊影響裂開了一個口子, 那就是地球的傷疤——東非大裂谷。這樣的劇變讓東非一帶的樹林崩潰,遠古的猿類們頓時失去了大片家園。 大家只能苟在稀疏的樹木間,冒著被大型貓科動物的襲擊的危險在地面上尋找食物。這個時候的古猿們還沒有徹底放棄樹上,身體還保持適合爬樹的狀態。

東非大裂谷的形成

在大約600萬年前,東非的樹林幾乎全部消失,只留下了大片草原, 一支名為森林古猿的靈長類完成了分家。西非地區還有樹木,因此那裡的森林古猿不用下地; 而東非地區已經淪為了草原,森林古猿開始逐漸轉向地面。它們的後代將徹底分道揚鑣, 樹上的那支進化成了黑猩猩,下地的那一支進化成了今天的人。

古猿類最幸運的一點就是,哪怕曾經是樹棲動物以水果為食, 它們也沒有徹底拋棄掉自己雜食的習性,水果不夠了,就用肉食來填補。

可是, 古猿沒有尖牙利齒,沒有鋒利的爪子,應該怎樣制服非洲草原上飛奔的獵物呢? 古猿想到了一招——扔石頭,因為曾經是爬樹的,手臂力量非常大,扔一塊石頭把獵物砸死或者砸暈,關鍵時刻還能砸掠食者保護自己。 而追逐,讓它們原本比較弱的腿部力量開始變強,它們連追帶砸,開始自己的地面生活

在大約200多萬年前,一支可以直立行走的古猿出現在了非洲草原上,它們雖然還佝僂著身子,但腳已經適應了地面行走, 它們的手也越來越靈活,能製作簡單的工具幫助並保護自己,它們將開闢出一個新的動物屬類——人屬

直立行走

直立行走改變了古猿的身體結構,因為不再需要長長的手臂爬樹,反而需要快速地奔跑追擊獵物, 慢慢地古猿的身體重心開始往後移,站起來越來越直。腿部力量加強,骨盆開始變窄, 髖關節也開始變得靈活。終于在 200萬至175萬年前,誕生了地球上第一個人屬物種—— 能人。自此,直立行走成為了人屬物種的標配,也賦予了它們驚人的演化潛能。

直立行走解放了人類的手,讓它能夠幹更多事情, 也學會了製作工具,在這個過程中人的腦容量越變越大。食物中肉食的占比越來越大,蛋白質的強勢輸入讓人類的 體型開始變大,早期的南方古猿身高只有1.1米左右,到了早期的直立人時期,平均身高已經達到了1.4米, 晚期的智人身高已經是接近現代人類的1.6米

直立行走還讓人類擁有了遷徙的能力,在大約150萬年的時候, 匠人直立人等代表人類第一次走出了非洲,開始將人類的足跡踏向鄰近的 歐洲和中東地區,然後再深入亞洲腹地,直達東方。 直立人也一舉成為了第一個遍佈三個大洲的人屬物種。然而很可惜,它們沒能將霸業維持, 因為在大約15萬年前,一支即將改變歷史的人屬物種也走出了非洲,它們有一個名字—— 智人

走出非洲

自然界的進化從來都是手快有手慢無, 智人走出非洲的時間算是所有人類中最晚的一批,按理說其他洲的生態位已經沒有它的份了。然而智人卻不可思議的後發制人,從直立人到手中,奪下了食物鏈頂端的位置。

最先和智人有過交集的直立人應該是 海德堡人,它們生活在距今約 60萬到10萬年前的歐洲,很有可能走出非洲向北的智人遇見過它們,並且產生了競爭,最後敗下陣來。在10萬年前的地球上,生活著6種人類, 除了前面的智人和海德堡人,還有 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佛羅勒斯人馬鹿洞人。這裡面,確實有幾種人類和智人真正血拼過,甚至還有人在智人的基因裡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記。

海德堡人復原圖

這些人類裡面, 馬鹿洞人並非被智人親手了結的。 馬鹿洞人是一支演化很奇特的智人亞種,生活在14000年前,卻長著10萬年前人類的面部特徵。並且居住的區域非常狹小,根據目前的考古資料,僅局限在 雲南蒙自一帶。馬鹿洞人作為晚期智人,身體結構卻非常落後,可以說是出現了返祖現象,它們很有可能是被自然淘汰,而非被智人消滅。

佛羅勒斯人是這裡面最後滅絕的人類, 大約在12000年前才徹底消失,它們是單獨的一個人屬物種,主要居住在印尼的佛羅勒斯島上,它們與現代人有3到4萬年的時間重合,很有可能發生的地球上最早的海洋資源爭奪,最終敗下陣來。 智人中的棕色人種開始進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島嶼。

丹尼索瓦人也是一個單獨的人屬物種,它們雖然與智人同源,但在演化上已經分別了100萬年,獨立門戶。丹尼索瓦人在大約28萬年前到達中國地區,與中國境內的直立人,如 北京猿人,展開了激烈的競爭, 經過8萬年的努力終于成為東亞地區分佈最廣的人類。它們還登上了 青藏高原,成為了人屬物種中第一個適應高原生活的人類。

大約5萬年前,他們與智人相遇,面對更勝一籌的智人, 丹尼索瓦人重蹈了北京猿人的覆轍,成為了被同屬近親消滅的同類。

尼安德特人,應該是所有滅絕的人屬物種裡與我們關係最近的人類。其實從某種角度來說,尼安德特人沒有完全滅絕,除開非洲本土的黑人,其他智人的DNA中, 有大約2%至4%的基因片段來自尼安德特人

智人與尼安德特人的混血並非只在小部分區域發生,根據人類學家的研究,兩者的融合起碼發生了3次。 智人也代替尼安德特人接管了歐洲的土地。其實就是單從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身體配置上來看,兩者都具備成為食物鏈頂端的可能,只能說進化沒有如果吧。 至此人類成為了人屬物種下的一支獨苗。

制勝法寶

能夠在這場充滿血腥的人屬物種大戰中脫穎而出, 智人靠的不是蠻力,而是智慧。智人很有可能在這期間發展出了語言,加強了種群個體之間的交流,讓合作效率更加高效。根據出土的器物來看, 智人打造的石器更加精美

尼安德特人也許是這些滅絕的人類裡面陪伴智人時間最久的,從大約12萬年前到2.4萬年前之間,它們與智人在非洲北部、歐洲還有中東地區相愛相殺。可能正是在這個時期,智人發展出非血親結盟模式,族群不再以血緣為唯一標準, 而尼安德特人採取的還是以血緣為紐帶的族群模式。

這就導致在後期, 智人的一個部落規模能達到20人以上,而尼安德特人只有5到7人。加上那個時期歐洲地區的火山迎來了一次小規模爆發,尼安德特人的生存環境開始變得惡劣。

能夠進入最後階段的人類,必定不是普通物種, 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都有其自己的優點,對于智人來說他們是不小的挑戰。但同時他們的缺點也很明顯, 尼安德特人很有可能自始至終沒有進化出語言;丹尼索瓦人在擊敗了直立人之後, 進化路線便停滯不前了

可以說三者的腦容量相差並不多,決定成敗的往往就是細節,智人的進化路線每一個細節都走對了,包括用早產來克服嬰兒頭大的問題。當這些成功的因數互相疊加, 最後造就了智人的興盛之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